藥物添加劑相關問題的幾點看法

發布時間:2012-10-28 20:20:53    查看:5759

1、藥物添加劑的選擇性

眾所周知,抗生素類藥物添加劑歸屬化學治療藥物范疇,其有效成分可以直接作用于病原體或癌變細胞。具有良好選擇性作用的藥物才具有臨床使用價值,其毒副作用也相對較小。

盡管消毒劑對多數病原體均有效,作用范圍也明顯比抗菌藥物廣,但是,它只能用于消毒目的,不能當作治療藥物來使用,究其原因就是消毒劑抑殺微生物作用的選擇性較差,在殺死病原菌的同時,對機體細胞也會產生傷害。也可以這樣認為:消毒劑在不傷害機體細胞的藥物濃度使用達不到對付病原體的目的。還有一個與藥物作用選擇性關系密切的案例:抗病毒藥物的開發問題。由于病毒藏于細胞中,藥物必須分認機體正常細胞與被感染細胞的區別,所以很難開發低毒高效的抗病毒藥物困難重重。

目前,市場上存在一個較為流行的觀念(包括許多教科書及科普讀物):金霉素等抑制細菌蛋白合成的藥物不能與喹乙醇聯合使用。理由是:喹乙醇有促進機體蛋白沉積的功效,而金霉素抑制蛋白的合成,必然影響喹乙醇對機體蛋白沉積的功能。這種解釋看起來有些道理,但似乎又沒有道理。

事實上,在目前臨床應用的藥物中,抑制細菌蛋白合成的藥物種類較多,包括:氯霉素類、四環素類、大環內酯類、林可霉素類、氨基糖苷類等,幾乎占到藥物的60%。由于這些藥物有較好的選擇性,才能在臨床上大范圍的應用,而不必顧及其會不會抑制機體蛋白的合成,而事實上也不會。

從理論上來講,作為這些藥物結合位點的核蛋白體在動物與細菌上也有明顯的差別。比如,細菌核蛋白體沉降系數為70S,而動物機體為80S,這也是藥物選擇性的結構基礎。但是,任何藥物的選擇性都是有限度的,當超過一定劑量時,選擇性下降,表現一些毒副作用來,這才是我們應用藥物時需要關注的。

2、最低抑菌濃度(MIC)與藥物添加劑的有效性

目前,最低抑菌濃度被認為是判斷藥物對于某種細菌敏感性的良好指標。許多文獻通過這種方法對臨床分離菌株進行了監測,以指導藥物的使用。這種方法本身具有一定的實踐指導意義,但將此作為判斷藥物添加劑是否有效的唯一手段值得探討。

最低抑菌濃度指導實踐的重要依據在于藥物代謝動力學中的血藥濃度,如果血藥濃度高于MIC(包括基于抗菌后作用的時間),藥物具有一定的臨床使用價值。否則,用藥意義不大。

藥物添加劑主要添加于飼料中用作促生長或保健目的。其有效成分一般不會被吸收或吸收很少,單從血藥濃度來看,肯定沒有使用價值。但是,由于消化道系統本身的區域性特點,我們沒有必要去考察非治療性藥物添加劑在血液中的藥物濃度,而應該關注腸道藥物的動力學變化。一般而言,飼料藥物添加劑由于吸收有限,其濃度在整個腸道不同部位藥物相差較大,但均高于血藥濃度10倍以上,因此不能簡單地通過血藥濃度來判斷藥物添加劑的效果與否。

另外,影響藥物添加劑功效的因素眾多,包括環境、飼料營養、品種、疾病、生理狀況等。同一種藥物添加劑在不同地區、同一地區的不同時間、不同試驗等情況下都可能出現迥然不同的結果。

從目前的實踐來看,如果各種條件均不利于生長的情況下,藥物添加劑效果均比較明顯。從單一品種添加試驗數據來看,具有廣譜活性的金霉素是效果比較穩定的藥物添加劑之一。

3、藥物添加劑的殘留與危害

除耐藥性外,殘留問題是目前藥物添加劑使用過程中最直接、最尖銳的話題。由于殘留問題與安全放心肉、出口貿易等密切相關,又有各種媒體的推波助瀾,已經達到了談殘留色變的地步。目前出現殘留問題及其危害報道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類藥物:如青霉素類、磺胺類、β2受體激動劑、激素類、氯霉素、催眠和鎮靜劑、農藥以及各種汞制劑等。

其實,可食組織的藥物殘留并沒有如此可怕,只要符合國家殘留限量標準,應該說毫無危害可言。也就是說,殘留必須與殘留限量捆綁在一起談論,否則失去了其本身的意義。針對目前的許多產品宣傳中所及的無殘留提法,我個人認為是毫無意義,也是不負責任的。添加劑產品不可能完全不吸收,而只要吸收藥物就可能存在于動物組織中,即藥物殘留于動物體內(有時使用現行的殘留檢測儀器和方法無法檢出,但不等于不存在)。真正能夠稱得上沒有殘留的藥物幾乎不存在。因此,不能夠將藥物殘留與食品安全簡單等同起來。

就金霉素的殘留而言,盡管雜志上也有報道,但多數僅僅在可食組織檢測到金霉素含量,沒有與殘留限量相比較,其殘留量很多情況下也是符合殘留限量規定。早在1953年,McVAY LV Jr與SPRUNT DH已經證實:長期低劑量攝入金霉素對人體健康無不良影響。當然,我們不會拿自己做試驗,去親自嘗試金霉素的味道及其功效,但可以肯定的是金霉素不超出國家限量標準的殘留是可以接受的,不會危害人體健康。

注: 金霉素殘留限量標準為(金霉素母體與4-差向產物的總量):腎臟600微克/公斤;肝臟600微克/公斤;肌肉600微克/公斤;牛奶600微克/公斤;雞蛋600微克/公斤。美國雅來公司的金霉素產品標簽上注明的休藥期為:雞500mg/kg(24小時);豬400mg/kg(無休藥期,但連續使用不超過14天)。 

4、藥物添加劑在飼料中的均勻度

相對于其他飼料原料,藥物添加劑的添加量很小,其真正的有效成分在飼料中占的比例就更少。以下為國外對飼料中營養成分混合均勻度與飼喂效果關系的兩個研究結果(摘自【飼料添加劑要覽】):

表1:飼料均勻度對雛雞生長的影響(Behnke and McCoy,1992)

均勻度 較差 中等
變異系數% 40.5a 12.1b 9.17b
日增重 23.6a 30.0b 30.3b
料肉比 1.82a 1.72b 1.74b

(表中a、b表示行內不同為差異顯著,5%)

表2:飼料均勻度對哺乳仔豬生長的影響(Traylor et al.,1994)

混合時間 0分鐘 0.5分鐘 2分鐘 4分鐘
變異系數% 106.5 28.4 16.1 12.3
日增重 0.27 0.38 0.38 0.40
料肉比 2.24 1.89 1.85 1.81

 

 

上述試驗僅僅是全價飼料中的混合均勻度,沒有涉及小料的均勻度對生產性能的影響。結果表明:混合均勻度對整個生長性能影響明顯。因此,飼料中小料均勻度對成品飼料品質的影響不容忽視。

飼料金霉素與其他藥物添加劑相比,特點在于其為全發酵產物,即在產品中除了金霉素鈣鹽有效成分外,含有35%左右的無機質、30%左右的菌體蛋白、7%以下的水分、及一些維生素、糖與其他物質(我們的成分檢測結果如下:賴氨酸0.8%、蛋氨酸0.56%、維C281.97mg/kg、B10.61 mg/kg、B220.42 mg/kg、煙酰胺298.1 mg/kg、葉酸281.6 mg/kg、生物素25.84 mg/kg)。

由于金河金霉素的生產工藝中沒有后加進鈣鹽程序(主要控制產品中無機質的量),保證了在15%飼料金霉素的所有顆粒中均含有有效成分金霉素,這樣的加工方式可以保證分散到飼料中的每個顆粒均含有效成分,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金霉素有效成分在飼料中的均勻度。

有些生產廠家由于沒有自己的原料加工基地,而是從別的廠家采購藥物原料(比如95-98%的原粉)后,再與一般的載體或稀釋劑簡單混合后進行出售;另外也有一些飼料廠以添加藥物原料的方式來降低成本。這些做法可能都會存在潛在的混合均勻度問題。

比如,某些抗球蟲藥物如的克珠利就可能因均勻度問題而導致效果沒有保證。該藥在全價飼料中的添加劑量為1mg/kg,而許多此類產品沒有采取噴霧法進行稀釋,而是采用直接稀釋而成,結果不論最終的預混劑產品含量多少,都不會影響全價飼料中含的克珠利的有效粒子分布。推算到全價飼料中的有效成分的克珠利僅僅只有1克,可以想象,即使不考慮粒子大小對混合均勻度的影響,1噸飼料中只有1克的物質是很難保證混合均勻度的,這樣,勢必影響最終的抗球蟲效果。最終,用戶得出的結論可能就是:的克珠利的耐藥性產生太快。

另外,生產工藝不同的抗生素產品在混合均勻度上也會有差別。例如以噴霧干燥后直接稀釋工藝生產的黃霉素(其他工藝除外),就可能存在均勻度問題。黃霉素的添加量很小,正常添加量為5mg/kg,換算成每噸添加4%黃霉素產品的添加量為125克。而在這125克4%的黃霉素產品中,真正含黃霉素顆粒只占一般左右(約62.5克),其他為無活性的載體成分。因此可以想象,每噸中只有如此少的活性顆粒,均勻度是沒有保障的。

福彩3d多少钱一注